无产阶级哪来的粮…
 

【神亚】婚礼

婚礼

 

 

神田优x亚连·沃克

 

 

 

*结婚梗

*结婚的不是他俩

*群里玩数字大爆炸中的奖

*在我被虐的时候还想我发糖?!?

*ooc有,慎重选择是否看下去! 


 

 

 

上午十点三十分,神田优还在家里窝着不动。眼前的视野一片昏暗,故意拉上的窗帘将房内裹得严严实实,透不进一丝光亮。

手中的手机还显示着刚结束来自亚连的电话,神田优无奈得叹了口气。电话那头的豆芽菜兴致勃勃叫他马上赶到现场参加婚礼。

神田优表示:激动个鬼,又不是我跟你结婚。

 

对啊…又不是我跟你结婚…

是那家伙和李娜莉的婚礼啊…

 

一个小时前,神田优就已经接到拉比催他的电话了,八个小时前他刚结束工作回到家,半个月前,他收到那家伙和李娜莉的结婚请帖,两个月前,他和亚连•沃克分开…

要穿的黑色西装整齐的挂在客厅的衣架上,仿佛特意提醒他要记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然而那件西装,是之前亚连•沃克特地为他挑的,当然对方也有件同款的白色。

 

神田优起身准备去打理一下自己,然而眼角的余光不经意地瞄到了茶几上的相框。

那是一张是合影。

准确的说那是他们确认关系后的第一张合照,还是亚连硬拉着他拍的。照片上对着镜头微笑的亚连,和被拽住衣领一脸不爽看着别处的神田优,在阳光的照射下仿模笑容都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神田优拿起照框,盯照片上亚连的笑脸,眼神不由得温和起来,脑海里不由自主地回想起第一次见到亚连•沃克时的情景。

那年他大三,亚连是大一新生。

顶着一头白发的少年,像个迷路的旅客,当然他的确是迷路了;背着个垮包,边走边看看手中拿着的校园地图,嘴里还叼着一串颜色不一的糯米丸子,在这炎炎夏日的大中午于近乎无人校园里东张西望。

 

嗯?你问学校的接待生?

大中午不去吃饭难道还留在这里晒太阳吗?!

 

一旁路过还穿着剑道服的神田优看见这一幕时,原本是不打算帮忙的,却在注意到对方见到他时仿佛找到救星一样瞬间明亮的双眸,他神使鬼差的走了过去。

于是这刷新了神田优有史以来脾气最暴躁的一次。

 

“你好学姐,请问校长办公室在哪?”亚连微笑的看着眼前朝他走来的人。

忍住没有将眼前人暴打一顿的冲动,神田优咬牙切齿地一手按住对方的脑袋用力揉了揉那一头的白发。

“不知道,你这个豆芽菜!”

 

当然最后还是打了起来,并且还连累了路过劝架的拉比。

 

“所以说怪我喽!”

“不然呢豆芽菜!”

“是亚连!亚连•沃克!你这个一刀平女人脸!”

“你这个笨蛋白痴豆芽菜!”

坐在食堂的两个一脸愤怒的互相怒视着,继两人在操场打了一架之后现在又发展到了在食堂吵架。

上帝保佑还好没有再打起来。

一旁的拉比无奈地抹了一把额上并不存在的虚汗,看了眼四周想着还好今天是休息日,不然就闹大发了。

于是,两人就这么结下了孽缘…

 

先是好死不死的被分到了一个寝室,接着又是同一个导师辅导,明明不是一个年级却却能经常遇上,就连在食堂吃饭时也能打上照面。

对待别人温和客气的老好人亚连•沃克和冷面如霜的神田优,光是看上去就会觉得不会有交集的两个人却偏偏凑在了一起。凑在一起也就算了,偏偏这两人一凑在一起不是吵架就是打架,在一众友人得知他俩在一起时个个都是大跌眼镜。特别是拉比。

同学眼中的小天使亚连到了神田优面前就像个炮弹,一点就着;而冷面人神田优到了亚连面前脾气倒像是火上浇油,更炸了。

某位不愿意吐露名字的兔子先生说,这大概就是缘分吧!

缘分个鬼啊,是孽缘还差不多。当场掀桌的亚连•沃克先生说道。

即使亚连否认这一说法但去并不妨碍他们成为彼此的唯一。

 

放下手中的照片,神田优开始回忆,到底是什么时候那颗豆芽菜开始在他心中扎根的?

 

亚连•沃克,一头白发,左脸贯穿的伤疤,有着一双鸽灰色的漂亮眼眸,明明是个大学生还像小孩子一样的天真的豆芽菜。声音软软糯糯的,喜欢吃糯米丸子,明明长得跟个豆芽菜似得胃口却出奇的大,也不知道为什么吃那么多却不见得长肉。

然而不知从何时开始的,不论周围如何,混乱也好,吵闹也罢,都能精确地从人群中捕获他的身影,他的模样他的声音他的喜好渐渐开始知晓并熟记于心。

或许亚连并不知道,但神田有很清楚,那颗豆芽菜啊,是个只是想一想都能让人感觉到温暖的存在。

 

而神田优并不知道,在亚连心里,他却是那个让他感觉到安全和温暖的存在。即使他们经常吵架,但这并不妨碍亚连发现神田优的温柔。

虽然冷着一张脸,但如果你需要帮忙,嘴上说着不要但还是会帮忙;虽然一脸生人勿进的表情,但如果你伤心的话他还是会安慰你;不好意思的时候耳尖会泛红,也会一脸烦躁的样子,但这其实是害羞;如果顺手,他还会在剑道训练结束时给你带糯米丸子,虽然这些只在亚连面前有过。

就像平时冷着脸只有在亚连面前才会有各种变化。

只有在亚连面前才会有各种变化。

 

 

 

 

 

十一点三十,神田优踏入婚礼会场。热闹非凡的婚礼现场和神田优显得有点格格不入。今天的神田优没有像以往一样将头发绑得高高的,而是扎了个低马尾。哦,顺便说一下,光是这点还得亚连千叮万嘱。

一旁招待宾客的拉比眼尖的看见了刚进会场的人。

“优!这边!”欢快地朝着对方招了招手,一头张扬的橙发在人群中格外显眼。

“啧。”将人群扫视了一番,似乎没有找到想找的东西,神田优有点不耐烦的朝着对方走去,连周身的气温都降低了好几度。

身边路过的几个熟人冲着他打招呼,他点点头算是回应。

刚和拉比会合,无视对方一脸仿若得到绝世珍宝的表情,开口就问:“豆芽菜呢。”

“噫阿优你都不关心一下我!”

“不许叫我名字!你找抽吗兔子!”

在大喜的日子里发生血案可是不吉利的哦。拉比一脸受惊的抱头直晃脑袋,就差缩在角落泪眼汪汪地看着他了。一边看到这一幕的马力走过来拍了拍神田优的肩膀,解救了差点被揍的橘毛兔子。

“找亚连的话他在李娜莉那里。”马力指了指一旁的走廊边的房间。神田优点了点头也没说什么,转身就走了。

 

 

“怎么办亚连,我突然间觉得好紧张。”休息室内,李娜莉有点不安地拉着亚连的手,她能感觉得到心跳的速度开始逐渐加快,越发的不安起来。

“没事的李娜莉,冷静点。”亚连双手握住李娜莉的手,安抚道。做为新娘,同万千女性一样,在面对自己一生一次的重大婚礼时,紧张是正常的。毕竟事关自己一生的幸福。

房间的门被敲响,打破了一室的寂静。李娜莉道了声“请进”,接着就被打开。

看到站在门口的那人亚连一愣,随即又笑了起来,“神田你出差回来了”明明两个小时前才通过电话,明明知道今天他一定会到场,但见到本人时内心却还是会颤动。

就像初次见面那样。

知晓对方其实是男性,却还是不由自主地挑衅,想看到他不同的表情。在他面前,温柔谦和的面具总会被摘掉,露出他原本的面貌。

 

神田优看着眼前的人,与他同款的白色西装的亚连站在穿着一身白玫瑰婚纱的李娜莉身边,相握的手昭示着两人的亲密,宛若一对璧人。纯白与纯白,仿佛是上帝所造的一双艺术品。

不明情况的亚连只是无奈地耸肩,没有再开口。然而神田优走进房间后,对着李娜莉昂首说了句“恭喜”便不再说话。

坐着的李娜莉看了看神田优,再看着亚连,默默地收回与亚连相握的手,突然间笑了起来。

“说起来每到正式场合的时候,亚连和神田的衣服总是同款的黑白色呢!”

仿佛打开了话题的开关,亚连看着神田优身上的那套衣服,略带一丝得意和嘲讽,“因为神田的审美实在是太糟糕了,满脑子只有荞麦面的家伙!”

听了这话的神田优一把按住亚连的头,凑近那张因为他靠近而微红的脸,冲着亚连耳边轻声开口,“许久不见我看你是欠操了吧,豆芽菜!”

一把挥开按在头上的手,习惯性地说出“不是豆芽菜是亚连!你这个一刀平女人脸!”

“切。”不屑地咋舌,然而还未得亚连再次反驳时,休息室的门被大力地打开,并伴随着熟悉的声音,一个身影扑向李娜莉。

“哇李娜莉要结婚了要抛下哥哥了这种事哥哥决不允许嘤嘤嘤嘤嘤…”

而一旁早有准备的李娜莉拿起桌边放的干毛巾准确无误地捂在科姆依脸上。这个场景看起来还真是惨不忍睹。

一旁被吓了一跳的亚连看着毫发无损的李娜莉轻了口气。

还好没有弄脏婚纱…

 

“冷静点哥哥…”安慰地拍拍科姆依的后背,“又不是以见再也见不着了。”说完李娜莉冲着门口探头探脑没能拦住人的米兰达抱以歉意。

“我可爱的李娜莉酱要离开哥哥了哥哥不干嘤嘤嘤嘤嘤嘤嘤嘤…”

平常只是被作为催促科姆依工作的玩笑话平常就会大闹一顿,然而在这一天成真了就更让人接受不能了。熟悉的人都知道科穆伊的妹控程度到天崩地裂,毕竟要从他手上娶到李娜莉,首先是和李娜莉的订婚就得躲过科穆伊千万次的追杀了吧,能撑到现在也是蛮拼的。

 

对此无语地神田优抱臂看着门口,虽然他很想把科姆依绑起来打一顿,但是打完之后谁来做证婚人…

啊你没看错,科穆伊是这场婚礼的证婚人…

现在这个咬着毛巾哭得像个小孩子一样的家伙。

 

亚连尴尬的看着眼前哭成一团科姆依,有些无奈的扶额:“拉比还真是辛苦呢…”

“时间快到了。”似乎是无意的提醒,神田指了指墙上的挂钟示意道。

刚说完一旁的科姆依哭得更凶了,就在他准备抱住李娜大哭一顿时被李娜莉一脚绊倒按在地上,“不可以破坏婚礼哦哥~哥~”

“嘤…”躺在地上还想闹的科姆依看着李娜莉发黑的脸,乖乖停了下来。

 

天大地大,妹妹最大嘛。这是作为一个妹控的原则。

 

李娜莉微笑地看着躺在地上的科姆依,“这可是我一·生·只·有·一·次·的婚礼,哥哥可要认·真对待不能搞砸了哦。”

虽然是微笑着但那笑容却带着让人恐惧的阴暗,这就是惹恼李娜莉的下场…

 

“那…那个,”站在门口的米兰达小心翼翼地敲了敲房门,提醒着房内的几位,“婚礼要开始了。”

“啊,那我们先出去了。”立即反应过来的亚笑着冲李娜莉说了一声就拉着神田优一起走了出去,留下了仿若修罗场的这一对兄妹。

 

刚踏进会场的两人,就遭到了拉比的围堵。对方一脸兴奋的冲了,“怎么样怎么样,李娜莉准备好了吗?她是不是很好看!是…唔”

神田拿起一旁餐桌上的纸巾堵住了那张喋喋不休的嘴,世界瞬间安静了。

一旁的亚连想起刚才科穆伊那样,讪笑着没有说话。

“优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我可是今…唔”好不容易拿掉纸巾的拉比冲着神田优抱怨,然而后果相同…

“闭嘴兔子!”

被神田优眼神恐吓到的拉比只得乖乖安静下去来。

 

一切准备就绪,现场开始奏响婚礼进行曲,起誓台前,等着新娘的家人牵着新娘的手出现,将她交到新郎手中。

亚连和拉比站在一起,神田不是伴郎,所以没有同两人站在一起,而是站在人群中默默地看着。

看见科穆伊牵着李娜莉的手缓缓走进会场,两位花童走在前面撒着花瓣,看着眼前越来越近的身影了,拉比不由开始得意,“我终于娶到了李娜莉!我竟然从科姆依手中娶到了李娜莉!”

无奈地看了一眼身边人,亚连扶额,看来拉比是无视掉了科姆依那要杀人的眼神…

 

 

越来越近的距离,这会拉比终于见到了李娜莉。墨绿的长发被高高地挽起,白色的头纱别在发上,即使脸上化了妆也改变不了她原本的美丽,露肩的白色婚纱上印有玫瑰花样,一层一层裙摆后还有着长长的拖尾,这样美丽的李娜莉正手捧着花球,一步一步向他走来。

然而让拉比感到悲哀的是,在见着李娜莉的同时他还看清了挽着李娜莉的科姆依脸上的表情。一副恨不得扒他皮抽他筋喝他血的表情。

 

然而真正到了拉比面前后,却是由一脸愤怒的变成了一脸不舍,宠了这么多年的妹妹就要交到别人手里了,就像养了多年的白菜被一头猪拱了一样…

“我,我可爱的李娜莉酱就交给你了…”结果还是“哇”地一声大哭了出来,“哥哥不答应啊!!!”

李娜莉无奈的拉了拉科穆伊的衣角,安慰着说:“好了冷静点,哥哥。”

“可爱的李娜莉酱就要离哥哥而去了…”拉住李娜莉的手死不轻手。

“忘记我说的话了吗?哥~哥~”微笑着。

不由自主地颤了颤,就在科姆依准备松手时,拉比牵起了李娜莉没有被科穆伊没有拉住的另一只手,郑重的许下了诺言:“我会好好照顾她,一辈子对她好的!”

真正到了的时候,想不答应都难啊。

 

站在拉比身后作为伴郎的亚连松了口气,在这时悄悄的退了场,走到角落和神田优站在一起。

 

作为证婚人的科穆伊哭哭啼啼的念完婚礼致辞,好在在场的都是熟人,对于科穆伊的严重妹控都有所体验,也没太在意。倒是李娜莉有点不好意思的脸红了。

被握住的手收紧了,李娜莉转头看着身边的拉比,得到了一个安抚性的微笑。

在牧师的宣布下宣誓,交换戒指。

 

“现在,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

 

话音刚落,神田优伸手一把拉过看得聚精会神的亚连,将对方拥入怀中,在他还未反应过来时吻上对方的唇。不同以往的吻,带着点缠绵的味道和神田优独有的温柔。

 

 

“今天可以搬回来了吧。”

轻声喃呢被亚连收入耳中,脸颊瞬间染上绯红,将脸埋入神田的胸口,轻声允诺。

“嗯!”

得到回应的男人无声地笑了,收紧环在亚连腰间的双手,将人搂得更紧了。

两个月前之所以和亚连分开原因就是因为亚连那个在外旅行的养父和叔父回来啦!许久不见的父子俩当然要好好聚聚,再加上神田优正好因为工作原因要出差很长一段时间,担心亚连一个人在家没法照顾自己,所以就搬出去了!

当然亚连并不承认他不能好好照顾自己。

然后得到神田优的白眼,“上次我不在家炸厨房的是谁。”

 

 

 

 

 

神圣的教堂,一对新人立下誓言,在无人注意的阴暗角落,互相拥吻的恋人许下约定。

 

比起纯白圣洁的婚纱,我更想看你穿白无垢样子。 

 

 

 

 


写完了,我死了...


评论(17)
热度(64)
© 无产阶级 | Powered by LOFTER